优步司机是雇员吗?该如何缴税?

2021年3月31日 56点热度 0人点赞 0条评论

作者:梁季  陈彦廷

优步(Uber)希望自身被定义为技术公司,而不是运输公司,并将司机定义为独立承包商。被归类为独立承包商后,司机就失去了作为雇员本可以享有的更多的法定权利和保护。Uber的这一分类方法存在争议。

优步(Uber)是一家交通网络公司,于2009年创建,总部位于美国加利福尼亚州旧金山。Uber在创立之初意图以分担用车费用的方式来降低交通成本,其基本商业模式是与私家车所有者合作,由私家车所有者为搭车者提供服务。搭车者和司机可通过移动应用程序(APP)相互匹配,实时建立搭乘关系。同路的乘客可以拼车并平分车费,这有助于减少交通拥堵,还可以改善城市污染问题。2013年12月,《今日美国》将Uber评为年度最佳技术公司。以Uber为代表的新兴商业模式带来了诸多税收挑战。

驾驶员税收身份认定

一直以来,Uber希望自身被定义为技术公司,而不是运输公司。Uber曾在2019年4月的首次公开募股(IPO)申请中承认,担心政府将其认作运输公司,从而产生新的税收负担。

Uber认为自己是技术公司的理由是:Uber不拥有汽车,驾驶员自己决定是否以及何时打开移动应用程序接受客户的乘车要求。驾驶员自己支付汽油、设备维护和修理车辆的费用。驾驶员可以随时随地终止合同。驾驶员不必穿着制服或佩戴统一徽章,可以从事任意职业,做任何业务。Uber在管理驾驶员方面仅做到:要求驾驶员通过背景调查,达到注册要求,并提供符合标准的车辆。驾驶员自费提供其他必要的设备、工具和材料。驾驶员每月至少完成一次业务,禁止外借其Uber身份账号。驾驶员评分必须保持在最低标准之上。Uber保留计算票价的权利,根据所提供的服务水平和需求来确定票价。

通常,出租车司机被认为是运输公司的雇员,但自认为是技术公司的Uber将其司机定义为独立承包商。出于对灵活性、独立性以及不必向上级报告的偏爱,相当一部分司机也支持被归类为独立承包商而不是雇员。

但Uber的这一分类方法并非毫无争议,因为被归类为独立承包商后,司机就失去了作为雇员本可以享有的更多的法定权利和保护。

2019年11月,美国新泽西州劳工部称,由于Uber一直错将司机归类为独立承包商,该公司对该州欠缴约6.5亿美元的失业和伤残保险税。这也可能意味着根据该州法律,Uber必须向驾驶员支付最低工资和加班费。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暴发,纽约部分驾驶者申请失业,他们试图被归类为雇员,原因是此前美国劳工部已决定,为相应司机发放独立承包商的联邦失业金,而不是雇员失业金。前者的标准是等待10周后,每周获得180美元,后者的标准是等待3周后,每周获得504美元。2020年7月,联邦法院的判决支持了司机,要求劳工部向驾驶员支付雇员失业金。

对类似的案件的裁决,不同法院采用的标准不同,即使采用相同的标准,也容易因为权重问题,产生不同的判决。判断驾驶员为雇员还是独立承包商,有学者认为应重点参考以下事项:第一,驾驶员的管理技能是否能够提升其经济收入,其是否具有重大的获利或亏损机会。第二,所提供的服务是否是雇主业务必不可少的。

Uber司机相关税务问题

此前,Uber司机普遍以独立承包商的身份纳税。根据美国税法,与其他任何收入来源一样,Uber司机必须将驾车收入加入其总收入中,并从总收入中扣除允许的费用。由于Uber不把司机认定为雇员,因此这些费用不归入Uber的财务报表中。

纳税申报表。一是费用信息的记录,驾驶员需要记录其费用信息,其中最重要的是里程信息,这也是美国国内收入局税收稽查的关注点。Uber司机在网络论坛里分享了各种应用程序和电子表格来记录费用和里程相关信息。但有讨论者提出,国内收入局可能更喜欢纸质记录文件,所以一些司机将表格打印后置于车内,每日手动记录费用。二是纳税申报表格填写问题。Uber司机可获得两种官方税务文件——1099-K纳税申报表和1099-MISC文件,可以自行选择以电子或邮寄的方式接收文件。驾驶员在1099-K纳税申报表中要填写旅途中的所有收入,但并非所有的司机都会收到此文件,接收要求是年度营业额超过2万美元并提供200次以上的服务,且此前年度对所有业务开通了预缴税,按季预缴税款。驾驶员在1099-MISC文件中需提供当年收款摘要,收款超过600美元的驾驶员有资格接收该文件。

在实际操作中,有些驾驶员不能收到正确的纳税申报表,有些人无法理解1099-K纳税申报表中总金额的含义,包括安全乘车费、通行费、Uber费用和分割票价的含义。有些驾驶员倾向于咨询税务中介,还有一部分人对税收筹划成本敏感,他们使用税务软件自己申报。

扣除费用的确定。根据国外相关学者的讨论,大多数司机都清楚他们的纳税义务,再加上所有业务都是通过信用卡支付的,收入申报较为清晰,但在费用的扣除上产生了疑惑。一些费用的扣除是确定的,包括汽油、客户的瓶装水和通行费。另一些则存在不确定性,比如服装、膳食。

1、业务里程的确定。美国税法为驾驶员提供两种选择,第一种是扣除驾驶业务产生的实际费用,另一种是采用标准里程扣除(美国国内收入局指定的扣除额,2014年的标准是每英里0.56美元)。无论哪种情况,业务里程的确定都至关重要。在没有乘客乘车的情况下,驾驶里程是否算作业务里程?“个人使用”和“乘车使用”间的界限难以区分。国内收入局给出了答案:判断依据是这些里程是否主要是出于商业目的。具体来说,从家到工作地点的行驶里程,被称为“通勤里程”,通常不视为业务里程。“死亡里程”(没有乘客,但为了接送乘客的驾驶里程)则算作业务里程。

2、其他费用是否可扣除的讨论。部分驾驶员在论坛帖子里提出驾驶员进餐、驾驶员服装等扣除的可能性。但这是不可行的,因为这些不直接构成驾驶员Uber业务的成本,和个人生活密不可分,这些费用不能扣除。

税收政策需综合考虑的因素

在制定与Uber相关的税收政策时,还有很多因素需要综合考虑。对于共享经济发展来说,纳税人如何感知税负尤其重要。有学者认为Uber的轻税负导致了传统出租车行业的生存困境,应对Uber增加税收,以调节Uber车辆数量,弥补公共交通基础设施的损耗。还有学者认为税收政策需要和对Uber的监管、引导政策相配合,因为有报道称Uber存在侵犯顾客隐私、歧视女员工、漠视监管等问题。

(作者单位: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公共收入研究中心)

Kratos

保持饥渴的专注,追求最佳的品质